网红创业时代来临 淘宝帮助姑娘们成为真正的商人

发布日期:2022-05-07 19:18   来源:未知   阅读:

  以前,只要颜值高、擅长自拍并传播照片就能成为一枚网络红人。现在,淘宝想用“网络新偶像”这个词代替网红。光会营销自己已经入不了厅堂,淘宝还希望网红有强大的变现能力。

  很容易理解,网红们都有各自的一套运营粉丝的武林秘籍,无论是接地气也好,高大上也好,总归都是为了积累人气。微博微信等社交网络媒体扩大了这种能力。所以,网红想要卖几件衣服、卖几双鞋子来赚点小钱,总会有一群粉丝心甘情愿买单。但是要想把小生意做成国际化服饰品牌,难度不小。比如,如何管理好供应链问题就不是上网发自拍能解决的事情。

  “淘宝就是来解决这个问题的。”淘宝网服饰类运营负责人靳科说。昨天,淘宝特意组织了六位颜值爆表、又各自拥有皇冠店铺的网红姑娘,在上海思南公馆酒店召开了一场媒体研讨会。

  淘宝做了这么多年电商平台,积累下不少优质的产业链,囊括了几乎所有的传统行业。由于这种难以动摇的深厚基础,前不久上线的“中国质造”频道,算是对这些年来在大品牌背后默默代工的OEM工厂最友好最集中的一次表示。

  “在淘宝平台多年的运营下,一些优秀的代工厂不断地出现。”靳科说,现在他们要推出一批网红,并使他们能获得合适优质的供应链资源,“在代工厂与网红对接的方面,我觉得都是有天然的需求在这里,不存在顺不顺利的问题。”

  在对现场几位网红美眉的网店询问供应链管理问题后,我发现这个问题还挺好玩的。

  曾经是选美亚军的演员童唯佳,在淘宝经营自己的一家皇冠女装店铺。当我问起她们的供应链时,她甚至对这个名词感到有点陌生。我解释了一番,童唯佳告诉我,小店自己不做设计方面的工作,“我们去各个厂商找适合我们风格的衣服,慢慢小店的销售量上去以后,合作厂商也会优先给我们提供每季新款。”

  另一家皇冠女装店的陈小颖则自己担任模特和设计师。她曾在澳洲留学,回国后,与澳洲一起念书的中国同学做起了淘宝店的生意,正是由于同学家里的关系,他们拥有自己专属的制衣工厂,工厂里二十多个裁缝,一律手工制作陈小颖设计的衣服。他们的店铺因此卖得很贵,就这种生产与销售策略,我很怀疑他们是否需要更多的大型流水线来提供产能支持。

  赵大喜和赵岩也是走向了自建供应链的下沉模式。他们先开了夫妻档淘宝店,由于销量和品质要求的上升,他们又于去年在杭州开了第一家制衣工厂,只供应自己的网店品牌。到目前为止,这家工厂的产能已经占到了自家网店三分之一的销售量,赵岩认为,这也是一个比较理想的比例。

  而另一位在澳洲生活了十年的网红ayoku更乐于当一个甩手掌柜。我同样询问她关于供应链的问题,跟媒体聊得正嗨的ayoku笑着告诉我:“这些都是公司在处理啦,我都不管的。”

  即便如此,靳科对做好网红的供应链管理仍然很有信心,他将之与传统售衣模式进行了比较:“传统的店铺从最开始的选款来说,不管是买还是自主研发,他们会出样衣和成衣通过小批量的上新看看能不能成功。而红人就是把自己的衣服拍了放到朋友圈里面通过评论就知道首单要做多少,他的衣服没有生产开始之前他就知道怎么做,所以在供应链上面更人性化,它的成本是绝对的低。”

  “中国质造刚刚开始,推出网红也是刚刚开始。背后是整个产业制造能力的提供和展现,我们提供的核心就是这样一个加工生产制造的能力。”靳科说。

  品牌做轻或者做重,都是不同的模式而已;网红店铺的将来,可能是只有品牌的轻资产,也可能下沉到传统制造业。所谓网红经济的现象,也只是一个代名词,背后还是一以贯之的商业规律。而淘宝现在要做的,就是发挥平台作用,消除网红与供应链之间的信息不对称。说白了,就是要帮网红姑娘们成为真正的商人。

  近日,北京市商务局新公布30条特色消费街和热门商圈区已全部入驻淘宝直播,北京“商圈淘宝直播第一城”的新名片呼之欲出。

  淘宝发布春晚数据,除夕夜当晚,清空淘宝购物车的活动互动次数超过660亿次,从网友晒出的的截图来看,大部分被清空的购物车金额都超千元。

  秦淮戏院里举办了品牌发布,本次发布会,还重点签约与落地了一批中国首店、江苏首店及独具特色的主题文化店。

  随着疫情的好转,重庆各大购物中心也陆续全面放开。对于品牌来说,一部分仍处于“寂静期”,也有不少开始回暖,展现出品牌超强向生力!

  北京将举办“京范儿(FUN)消费季”,发放122亿元消费券,首批专项消费券和智能产品消费券将于6月6日上午10点起在京东APP发放。

  十年间,赢商网与开发商、品牌商、政府机构、金融机构、高新技术产业等五大群体一起不断挖掘商业场景,赋能巨头向数字化转型。